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【西幻】卧了上床 > 03強暴(H)
    见安娜终于肯老实交代,葛列格满意的“嗯”了一声。“早些这样不就好了?现在我知道你是怎么开始替我哥办事了,以后只要你表现得乖乖的,我就让你继续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为什么不杀我?”她实在不解葛列格到底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葛列格勾起嘴角,捏着花蒂的手指开始慢悠悠的揉弄着,语气曖昧。“自然是因为你还有别的用处。”随着他的的刻意撩拨,触电的感觉自那地方一闪而过,她浑身抖了一下,感受着一股酥麻逐渐在下身散开。

    “殿下??好奇怪??”她不自觉扭动着下身,想要摆脱那隻作乱的手,却忘了自己的四肢早已被铁链牢牢禁錮着,根本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“小安娜很兴奋吗?这么快就湿了。”葛列格抽出他的手,上面湿漉漉的透着光。

    “我??我没有。”安娜惊恐的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?让你嚐嚐自己的味道好了。”说着,他将手指伸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安娜却死死抿着唇,不让他把手指伸进来。那东西可是碰过她下面的??她觉得脏。

    “唔!”他的指尖残暴的捅了进来,将那黏黏的液体擦到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好好舔!”

    安娜被逼舔着那根闯入的手指,那味道倒没有想像般难闻。

    葛列格被少女呆呆地吸吮着自己的手指的模样取悦到,轻轻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。“以后都要这样乖乖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安娜知道葛列格亲王一向长得好看,可从前她是绝对不敢直视他的脸这么久的。如今尊贵的殿下凝视着她,一张脸近在咫尺,她却完全没心思欣赏,只感到心慌。

    葛列格感受到身下少女的战慄,低低笑了声,抽出手指又一次抚上那娇嫩的小穴上。手指陷了进去,小幅度的在穴口处抽插着。

    “安娜害怕吗?”

    她自幼就没了母亲,也从没跟异性亲近过,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,只是本能地觉得畏惧。

    直到他进来时,她才知道原来身体还可以这样痛。

    未经人事的小穴紧緻而狭窄,他的阴茎才插了一半就感觉进不去了。葛列格嫌铁鍊碍事,替她解开了双脚的束缚,抱起她的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搭好了,不准掉下来。”这样的姿势让他可以从上而下的抽插,进出得更为顺畅。他一边刺激着变得红肿的阴蒂,一边慢慢的进入。

    衝破障碍的一刻,安娜感觉脑海中爆裂过无数烟火,下身像是被一柄大刀劈过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??”安娜张着嘴痛叫了一声,眼泪溢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小穴终于完美地容纳了他的肉棒,葛列格呼了一口气,停下来感受着下身欲望被温暖而紧緻的肉穴包裹着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这里真舒服。”他再也忍不住,扣着她的细腰开始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才刚破身的少女怎么承受得起这样粗暴的抽插,嚶嚶的哭了起来。“殿下,好痛??求你放过我吧??”

    “放过你?”男人的劲腰越动越快,甚至不时捅进最娇弱的花心。“不行呢,这是你欺骗我的惩罚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想到看起来天真纯洁的少女竟然是他哥派来的间谍,下身的动作就更加兇狠了起来,从一开始的九浅一深转变成大开大合的抽插。

    “啊??啊!不要啊!”少女绝望似的呼喊,听得葛列格耳朵发痛。于是随手拿起他刚脱下的衣服塞进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呜??呜??”这样少女再也喊不出来,只能发出无助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他的东西太大,她昂起头一看,甚至看到了小肚子那边被微微顶起了一点。紫红的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,那狰狞的样子委实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只看过弟弟的小鸡鸡,可那时弟弟还只是个十岁不到的小屁孩,跟成年男性的那里根本不能相比。天啊,高贵优雅的殿下下面怎么会长着这么丑陋的东西?

    太可怕了??天底下怎么有这样可怕的事情??

    葛列格不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,只专心一致地肏干着她的穴,感受着肉穴被他越干越软,水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呼,骚穴真会吸,安娜是小荡妇吗?”坏心的男人专挑难听的话说,听得少女含着泪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尊贵的亲王,竟然说出这么粗鄙下流的话??葛列格殿下在她心中本来的高贵形象逐渐崩溃。

    “不是?”干得正爽的男人轻笑一声。“才第一次就咬着我的鸡巴不放,不是荡妇是什么呢?长得那么清纯,身体却那么淫荡,简直是天生做出来给男人肏的。”

    安娜哪里被这么羞辱过,当刻委屈得眼泪决堤。

    身体的折磨,加上心灵的难堪,让她痛得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一轮猛干后,葛列格终于在她体内释放了出来。拔出来时,白色的浓精跟鲜红的处子血混合在一起流了出来,看起来甚是淫靡。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又再升腾的欲望,于是只看了一眼便撇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少女依旧小声的抽泣着,眼眶红了一圈,明显一副刚被蹂躪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发泄后的男人心情好了一些,解开她手上的铁鍊,又抽出了塞在她口中的衣服,然后在她柔软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会。

    良久,他起了身,眼神中带着戏謔。“身体够淫荡,本人却像根木头一样,连叫床都不会叫,看来得好好调教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的初次,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想到无尽的痛??

    “啊??”一股热流忽然涌进她的花道,她的思绪飘回现实,小穴一阵抽搐,同样到达了高峰。

    男人冰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。“你刚才在走神?”

    被发现了??

    安娜心下一慌,小声道:“殿下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葛列格哼了一声,说:“小骗子。”虽然如此,他却没再做什么,而是从她身上起了身。

    主人发泄完毕,安娜也不敢继续躺在他的床上,连忙起了身,急急穿上被扔到一边的衣服。

    美好的风光被重新包覆着,葛列格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。“明天一早,跟我出一次远门。”

    安娜低着头。“殿下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莱斯郡,收拾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溜得倒是快。”直到那道瘦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后,男人低骂了一声,才将视线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交代回忆完毕!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