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【西幻】卧了上床 > 07只是個洩慾工具(H)
    安娜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听见远处传来男女的说话声,吓得她连忙捂住嘴巴,不让自己发出那些羞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葛列格似乎也没料到这时竟然会有人靠近这边,脸色凛了凛。

    安娜拉住他的衬衫,声音低得不能再低。“殿下,怎么办??”

    葛列格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更激起他欺负她的念头。“就让他们看看小安娜有多骚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女孩的眼眶都红了,她无力的松开了抓住他衣服的手,眼神染上一丝忧伤和绝望。

    也是,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他又怎么会顾虑她的感受?甚至他还很热衷于用各种形式羞辱她。

    然而,葛列格其实根本没想过让别人看他们的活春宫。他虽然变态,可也还没变态到喜欢被别人看着做爱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想逗逗她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那好吧,抱紧我,我带你离开。”声音越来越接近,估计那对偷情的男女也是朝着这个亭子来的。葛列格知道时间不多了,便大发慈悲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??我可以自己走的。”她吃惊,心想他不是想抱着她出去吧?

    葛列格笑了一声。“你的裙子弄成那样,你确定你想自己走回去?”

    她闻言立即低头查看自己身上被扯得松松垮垮的裙子,除了皱得离谱,更糟糕的是,那上面居然湿了一片,还沾着一堆可疑的液体。

    她的脸立即涨红了。

    容不得她再多想,安娜伸出手,轻轻地搭上了他的腰。“殿下,冒犯了??”要是平时,她可是不敢也不想主动碰他的。

    葛列格见她低着头一脸羞涩,觉得好笑。明明前一分鐘还在他身下发骚浪叫,下一分鐘却又忽然装出一副严守君臣之别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脱下身上的外套包住眼前几乎半裸的小女人,托住她浑圆的屁股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“嗯??殿下,您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他的巨大还深埋在她体内,随着他动作又划过了她的敏感点,激得她一下子软倒在他怀内。

    “嘘,他们要来了。”葛列格在耳边道。安娜吓得立即把脸靠在他的胸前,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她才刚这么做完不久,便听得一把粗糙的男声高声朝他们这边说话。“没想到殿下也这般好兴致,真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係,我们本来也打算离开了。”葛列格脸色平静地回答,丝毫没有半点被人撞破的尷尬。

    她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,他说话的时候,冷冽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回盪着,听得她心头泛起一阵异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微痒很快就因为腿心处忽然的撞击而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虽然抱着她,可他还是走得很快。他的大长腿每迈一步,掛在他身上的她就会被带着往上弹一下,又重重落在他可怕的阴茎上。

    她死死咬住唇,才不至于溢出那些羞耻的声音。不过其实最让她感到羞耻的,是她居然在这种情境下还感受到刺激的快感。

    等回到马车,葛列格轻轻拉开一直深埋在他胸前的小脑袋,果然看见她的脸蛋上一片红通通的。“都快要闷坏了,刚刚在路上泄了一次吧?”

    安娜挣扎着想从他身上起来,然而这么一路过来,她早已经被干得浑身发软无力,才动了动,就又被男人重新按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葛列格笑她。“真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眼神不自觉的透露着可怜兮兮的感觉。“殿下,我有点累了,今天能不能先结束?”

    “哦,累了吗?没关係,不用你动。”葛列格自然是不会听她的。大约是装扮的关係,今天的安娜比平日看来又更诱人了一些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待会回去后要怎样享用他的盛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安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这时天还没全亮,只有一缕微弱的晨光透进了黑间的睡房里。头沉重得有些痛,她朝头顶华丽的水晶灯盯了一会,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觉得丢脸,她便发现身上还压着一股不寻常的重量。她惊恐的看向身旁,果然看见葛列格安稳地睡在她的旁边,一隻手还霸道地搭在了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她可从没试过在殿下的床上过夜。两人的关係虽然已经维持了两年,可每次做完,她都坚持立即退下,绝不敢耽搁。这还是因为有一次,那时她才刚破了处子之身没多久,无度的操弄累得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,连眼皮也几乎撑不开。

    然后她听见他戏謔的声音。“怎么,还赖在本王的床上??难道是想,继续勾引本王吗?”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洩慾工具,只想安安份份地完成任务,而且以自己的身份更是没有资格睡在他的床上。因此,自那之后,她更坚持每次完事必须立即离开。即使有时他发了狠让她累得几乎要昏睡过去,她都会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在她还犹疑着要不要悄悄退下时,男人也被她的动静弄醒了。琥珀色的眼眸微微睁开,与她四目双投,他瞧了瞧天色,又闔上眼睛,收紧了放在她腰间的手。“还早,再睡一会。”刚睡醒的男人声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,慵懒又性感,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地挠过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她有些慌乱地推着他的手臂,说:“殿下,我还是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才刚闭起的双眼立即又睁了开来,只是这次还多了几分冷意,看得安娜心头一颤,不知自己是哪里又惹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别自作聪明了,安娜,要是你不累的话,倒不如再来伺候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一如他所料,小女人立即被吓得动都不敢动,任由他将她揽在怀中。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鼻息间全是她的芳香,怀中也是软绵绵的,早知搂着她睡这么舒服,他之前就该强硬点把她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相较男人的享受,安娜却是没那么好受。她僵在他温暖的怀抱中,全然搞不懂葛列格的意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她自作聪明??

    儘管如此,也许是前夜实在太累,想着想着,安娜还是睡着了。等到再醒来时,已经是中午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,他看来已经醒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有了心理准备,安娜这次没那么吃惊了。她犹豫了一下,才小声说:“殿下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葛列格“嗯”了一声,松开她,自己坐了起身。

    “安祖娜想我去看看她和艾维斯最近培养的精卫,待会吃完饭你就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晚上再更一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