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【西幻】卧了上床 > 14不要臉(鏡play)
    葛列格没有立即抽出来,稍稍平復了气息后,他一把圈住了女人的细腰,将她的两条大腿折到胸前,就着这个姿势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本来还昏昏沉沉的安娜骤然惊醒,惊呼出声。“殿??殿下!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嘘??别乱动。”葛列格嘴角含着笑,迈着一双大长腿走到房间的另一边靠墙处,那里立着一块人等身高的连身镜,正对着大床。

    他带着她来到镜子前,安娜在看到镜子里的影像的第一眼,便吓得立即撇开了头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瘦小女子被高大的男人双腿大张地抱着,看起来可怜又无助。她的一双眼目迷离,小脸红通通的,一看就知道才刚经歷过一番情事。然而,最让人移不开目光的两人相连着的下身。已发泄过的紫红肉棒虽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巨大,可依然将她的小穴堵得满满当当的,窄小的洞口更是被强硬地撑成一个圆形。安娜实在不敢想像,她到底是怎么吞得下他的巨物。肿胀的阴唇一颤一颤的,如同经歷过狂风暴雨的小花被强逼着绽放,稀疏的阴毛上湿溚溚的,还黏着几丝白液。

    葛列格伸出舌头,缓缓舔过她纤细的后颈。“安娜看看自己,漂不漂亮?”

    安娜根本看都不敢看,只是连连摇头。“殿下,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看着镜子,是不是又不听话了?”

    她没法违抗他,只得僵硬地看向前方。这时葛列格故意稍稍动了动深埋在她体内的巨物,然后在她耳边说道:“看,安娜的小逼紧紧咬着我的大肉棒呢,是不是还吃不够?”

    “不??”安娜很想否认,但自己的身体却不争气地出卖了她。看着紫红的巨大肉棒插在自己嫩白的小穴里,她又被刺激得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还在她体内的葛列格当然感受得到,轻笑了一声:“口是心非的小骗子。”

    最后他又把她抵在冰冷的镜面上操了一顿才总算放过了她。结束的时候,她累得连眼皮都撑不起来,软软地靠在男人的怀里。他抽出那连着尾巴的肛塞,惹来她无意识地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忽尔想到什么,便贴在她的耳边说道:“找天我们试试看原身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安娜虽然已经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,在听到这句话后,还是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葛列格笑了笑,亲了亲她的额头。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安娜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的,彷彿睡了好几个世纪。不过睡醒后,她倒真觉得整个人是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此时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没错,这并不是她原来住的房间,而是葛列格殿下的寝室。自从上个礼拜回来后,他就强硬地逼迫她睡了进来。对于这个安排,她虽然感到既不自在,也不习惯,可是殿下做的决定从来没有人能动摇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被换上了单薄的吊带睡裙,胸前的粉紫色蝴蝶结稍稍弱化了丝质裙子过于成熟的女人味,加添了些俏皮的少女气息。

    完全是葛列格的口味。

    昨晚被弄得一塌糊涂的下身如今已经变得乾爽,看来是殿下睡前好心地先替她清理了。在这方面,他倒是细心。

    起初她以为这种事情他会交给侍女做,可后来她发现,他似乎对为她洗澡这件事十分感兴趣,经常抱着她在浴缸里搓搓揉揉。

    忽略又要被他吃一番豆腐不计,她倒觉得这样对她更为轻松,至少不用让别人看见她身上那些让人害羞的痕跡。

    殿下在府邸没有外出时便是她的自由时间,如非必要,她都不想过多地出现在殿下面前。因此一般来说,她不是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看书、发呆,便是躲到空置的地下室里修练。

    她在这里的生活既孤独又无聊。最开始的时候,那些侍女与她的关係还不错,她甚至交了几个“朋友”,可当她的真实身份被揭露了之后,她们便开始疏远她了,生怕别人怀疑自己与她有什么瓜葛。

    安娜这一觉一睡睡到中午,醒来时已有点饿了,她决定先到厨房里取份午餐才开始她一天的日程。

    厨房位于地底那一层,前往的路上,每个碰上的侍者侍女都在看她。安娜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目光,不外乎是厌恶、嘲讽、探究??只要无视就好了。

    厨房里刚好有叁个女僕在工作,她们并排在一起,边聊着八卦边把晚上要用的配料洗净切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她礼貌地打断了她们。“请问有什么可以吃的吗?”

    本来还有说有笑的一群人顿时静了下来,脸上露出鄙视的神色。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女僕黑着一张脸替她拿来了一盘食物,塞到她手上。“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垂眸看了看盘子的鸡排和麵条,暗自庆幸他们虽然不待见她,在饮食上倒是没有克扣的成分。

    在亲王府里工作的下人们大多有指定的时间吃饭,每到那时,他们就会围在在厨房的大餐桌上用膳。然而自从身份被揭穿后,她就不再与他们同席。一来是不想听到他们的间言间语,二来是她自己也觉得尷尬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他们来说,她就是出卖他们主人的叛徒,所以她能理解他们对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穿成那样出来,又想勾引谁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她颈脖上的痕跡吗?真不懂,殿下想要什么女人没有,偏要让她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她够不要脸吧?你没听说吗?从莱斯郡回来后她就一直宿在殿下的房间,真是不要脸的贱人,谁知她在旅途上怎么勾引殿下?”

    她已经走得很快了,可还是无法避免听到她们在她背后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她不自在扯了扯身上的裙子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想穿成这样在其他人面前乱晃,只是她昨天的衣服被殿下扯坏了,殿下的卧室里又没有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能理解她们,可也不代表她听到这些话后不会难过。

    她现在难堪得只想躲回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彻底关起来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